患友的故事:我的协和就医故事

来源:gussmed    发布时间:2019-09-09 19:17:33


今天发一篇患友转给我的故事,其中有一些对我的溢美之词,感谢患友的好意,这大大满足了我作为医生的虚荣心,但我还是觉得对我有些夸张。但段炼大夫和石冰冰大夫真的很了不起,他们完成了最重要的诊断和手术环节。

对于我们来说,这其实算不上疑难病例,但这个故事有更重要的意义:如果有同类型患者或类似症状的读者,希望能从这个故事中找到一些正能量或引起一些警惕。


我的协和就医故事

一直想拿起笔,把我的这段人生经历记录下来,却又一直不知如何下笔。今天已经是我手术后的第100天,我终于决定静心凝神,写下我的这段求医经历,同时向北京协和医院顾锋大夫、段炼大夫和石冰冰大夫表达我的敬意。


这段经历要从三年前谈起,那时的我心高气傲,在自己的努力下,踏上了英国留学之路。可初到英国,语言的障碍、环境的陌生、文化的差异、学习的压力,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透不过气来。每当想爸妈的时候,我就会失眠,一个人窝在宿舍,一边看着网络剧,一边威士忌就冰激凌。


短短3个月的时间,我的体重猛增20多斤。妈妈在视频里看着瘦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突然胖乎乎的,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心。终于有一天,妈妈忍不住了,让我立刻回国看病。那个时候,我除了体重猛增,同时还严重失眠、月经不调。


回国的时候,正赶上两会,安检比较严,入境时安检员拿着我的护照又是让我摘眼镜,又是让我别头发,生生扣留我两个小时,原因是照片与本人不符,需要进一步调查。放我走的时候,安检的警察说:“嗯,伦敦的伙食真不错啊!”。


回国期间,我看过中医、妇科、内分泌科,不乏三甲大医院,最后的结论就是吃得太好,正常发胖。但也怪,我体重猛增,但只是肚子大,四肢特别瘦,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从中间开始胖,还没胖到四肢,之后我才知道这叫“满月脸、向心性肥胖”。


医生一般都会先考虑是不是怀孕了,妊娠检查我就做了2次;然后医生就是问是不是流产过、献过血、有没有吃激素。有一次看中医,号过脉后,非叫我去查尿,我告诉他没怀孕,还偏让我查,弄得很尴尬,问他“中医不是应该一号脉就知道有没有喜么?”最后还是打了一针黄体酮,把月经打了下来。


内分泌科医生问了我几个问题就说少吃点、多运动,可以走了,连检查都没有做过。因此,尽管那段时期我也看了不少医生,但都让我觉得自己没问题,少吃多动就可以,而失眠和月经不调是因为压力大。


其实我吃的并不多,但就是瘦不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抵触别人说我胖,不照相,不买衣服。后来在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就诊时,段炼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你好好吃吧,不吃饭,就算饿死,你也瘦不下来。”这句话让我多年的委屈,一下子迸发了出来,痛哭流涕。


回国后的第二份工作,让我有幸结识了顾锋大夫。最初就听说顾大夫是内分泌的大牛,在我心里她成为了一个传奇人物。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接触顾大夫的机会多起来,也聆听过顾大夫的患教会,我渐渐的觉得自己还是有问题,需要再去看看内分泌。


在结识顾大夫半年后,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和顾大夫说:“顾大夫,什么时候帮我看看吧?”她问我要看什么,我说看肥胖,这时候顾大夫的一句话惊醒了我:“看什么肥胖,你这体征有其他问题,我的号你挂不到,就先去找段炼大夫做检查。”


去协和找段大夫就诊时,我还幻想着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在问诊和查过我的体征后,段大夫初步诊断为疑似肾上腺皮质醇增多症,然后就给我开了一系列检查。问诊的时候我还说自己没有既往史,但一检查才突然知道自己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心率过速。之前头晕只是觉得自己没睡好,谁想到是因为血压高,高到200/160,而且做心电图的医生说,看你的血压高不是一年两年了。


从协和出来后我就不淡定了,直结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因为我知道我有可能是内分泌肿瘤,即使是良性的,即使手术很成功,带来的也很可能是终身的激素代替治疗。我一直以为自己身体很好,谁能想到会是这样呢?


但在听到爸爸的声音时,我一下就淡定了,不能让他们担心,他们都为我操了那么多年的心了,我只是说:结果不是很好,可能需要好好调理。然后就挂了电话。


回家,我查询了一下:满月脸、多血质外貌、向心性肥胖、紫纹、高血压、继发性糖尿病、四肢明显细小、肢带肌萎缩无力、失眠、注意力不集中、情绪不稳定、毛囊炎、牙周炎、结合膜水肿、多毛、月经紊乱,这些症状我无一例外,怎么之前就没人发现呢!


经过排查,最终确诊,并将病灶定位在肾上腺,在北京协和医院泌尿外科石冰冰大夫那里接受手术。不幸中的万幸,我认识了医术精湛的顾大夫、段大夫和石冰冰大夫,她们真的是白衣天使,在她们的帮助下,我很快得到了手术,3个月后的复查结果很好,血压、血糖正常,术后100天体重下降了21斤,又恢复了当初的“小脸时代”。


有人问过我,你怎么那么厉害,手术就一点都不害怕吗?好歹是个肿瘤手术呢!


怕什么?怕医不好么?不怕,如果在北京协和我还医不好,那只能等死了。我只担心爸妈,其他什么都不怕。当我从手术台上下来,睁开眼睛,看见爸妈的时候,我哭了,开心地哭了,我可以好好照顾他们了,之前让他们为我操了太多的心。


顾大夫说,手术找外科,手术完找她,保证可以调理好,我这毛病在她那就是感冒。还有那么多朋友、同事关注着我、支持着我,谢谢您们!


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带给大家一些正能量,可以给更多患者带来一些信心。最后我还想再说一次谢谢!谢谢顾大夫、谢谢段大夫、谢谢石大夫,谢谢你们!


谢谢我们的患友,谢谢你分享的故事!


喜欢我们的科普就多一次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