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非法集资罪作无罪辩护

来源:hanluqianyan    发布时间:2019-03-13 21:24:43


作者介绍

曾智红律师为汉路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其主要执业领域包括互联网金融、私募基金的设立与投资、以及争议解决。

曾律师是许多知名企业(其中包括多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和互联网金融企业)聘用的常年法律顾问;此外,曾律师还一直代理诉讼与仲裁业务和行政处理业务,有效而切实的维护了当事人的权益。

在创立汉路之前,曾律师曾在英国史密夫律师事务所和美国盛德律师事务所工作多年,并曾在一家著名的中国律师事务所以中国律师身份执业数年。曾律师曾在清华大学学习经济与会计学,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取得法律硕士学位,能流利使用中英文。


前有吴英,后有曾成杰,非法集资罪向来以受害人众多,案情复杂,量刑偏重且有争议而备受瞩目。给非法集资罪作无罪辩护,是不是天方夜谭?

2015年8月16日,月高风急,凌晨二点,上海汉路律师事务所曾律师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听到T公司的法务说:曾律师,我们在广东南海市(化名)的营业部几十名员工全部被公安带走了,您快过去。

T公司是全国有名的P2P公司,网点众多,一旦出事,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多少人要血本无归。曾律师不敢往下多想,披衣起床,直奔机场。

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片欣欣向荣。南海市以经济开放而闻名于世,公安必定比较开明,曾律师心中暗暗安慰自己。可拿着公司派人打“飞的”送过来的委托书及相关文件,来到了南海市北山区公安局(化名),一上来就吃了个闭门羹。北山区公安局以办案人员不在,拒绝了曾律师的所有要求,这半夜赶路,算是白赶了。

当天中午,被捕员工的家属将曾律师团团围住,哭声一片。一边安慰家属,一边了解情况,一边分析案情,直到下午,拿着初步的律师意见书,再次要求与公安见面,还是被拒。怎么办?曾律师没招了?

找了个话题与公安局门卫聊开了,两个多小时的闲聊终于撬开了门卫的嘴巴,曾律师拿到了所有办案人员及公安局领导的电话并留下了书面的律师意见书。

第一个月,曾律师多次电话沟通公安局办案人员,主动提供证据,协助公安机关查清案情。在公安机关要求媒体做大案要案报道的时候,直接找到南海市委书记,面呈利害:不明真相的舆论一旦卷入,将一发不可收拾。另一方面,请求公安机关在案件查清之前,不要做扩大化处理,不要牵涉总公司和其他分公司。

但所有的取保候审申请都被拒绝,公安如期向检察院移送材料要求批捕。在作有罪从轻还是无罪辩护之间,曾律师反复权衡。中国目前的司法实践就是,一旦无罪辩护意见没有被采纳,很可能会以拒不认罪为由而从重甚至加重处罚,所以必须慎之又慎。好在曾律师曾经有过三次无罪辩护经历,一次是故意杀人,一次是私分国有资产,一次是抢劫,都是轰动当地的重罪,在历尽各种艰难曲折之后,都要么迫使检察院撤诉,要么迫使公安机关撤案。这一次,又被逼上了梁山。

北山区的检察长还是比公安好见多了,预约后就被安排了。详细陈述了无罪和不能批捕的十点理由,检察长频频点头,但基本没有说话。感觉很好,但很可能是幻觉。果不其然,三天后,检察院宣布对其中数人批捕,对其他人取保候审。

这意味着,检察院认为是有罪的。分公司有罪,总公司如何逃的过去?公安以前已经无话可说,现在志满意得。“认罪吧,不认罪就从严处理”。

到底有没有罪,曾律师回到母校北京大学,请教著名刑法学家陈兴良教授;与最高检资深检察官沟通,倾听他们的意见;与主管机关中国银监会普惠金融处联系,请求他们回复意见;反复查阅文档,深刻理解什么是普惠金融,什么是资金池。

六个月中,曾律师多次与公安机关办案人员沟通,双方几乎成了朋友;多次到检察院说明观点,并向公安部经侦司,南海市检察院,广东省检察院,最高检察院反应情况;多次与广东省银监局,中国银监会,打击非法集资联合办公室联系,摆事实,讲道理。

成功来之不易,检察院两次退回公安局报送的材料,公安以证据不足撤案,公司彻底无罪。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曾律师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天亮再出发!


(-END-)


汉路,中国之路,中国特色之路。上海汉路律师事务所凭借着扎实的法律功底,关注法律实践,运用行之有效的方法,踏踏实实地为客户解决问题。

DLF-Dao, Law, Fidelity. 道,法,信是汉路律师事务所的理念。道: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道德自律,和处理事务圆通的方式方法。法:信仰法律,使用法律武器在法律范围内为客户谋求一切合法权益。信:信任客户,并恪守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