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坐夜火车到上海学琴,他拿到了美国顶尖艺术高中的百万奖学金

来源:TBEducation    发布时间:2019-03-25 20:24:49


看点 江西新余少年陈敏坤5岁学琴,在一年半时间内每周坐夜火车到上海练琴,今年5月被美国顶尖的艺术高中因特劳肯艺术学院录取,并获得近百万元人民币的奖学金。出身工薪家庭,敏坤的经历很励志,但沉浸于黑白键盘所构筑的美妙世界中的他,并不觉得苦。正如敏坤妈妈所言,只有孩子自己找到目标,才有动力去坚持。

 

文 | 厉校麟     摄影 | 晓黒

编辑 | 闻琛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 敏坤在钢琴教室练琴


周五放学后,敏坤江西新余出发,坐上12个小时的火车,周六早上抵达上海的钢琴教室;上完3小时的钢琴课后,再赶一趟夜火车,周日早上回到新余。

 

如此周而复始,整整一年半。今年5月,敏坤被美国因特劳肯艺术学院(Interlochen Center for the Arts)录取,并获得近100万元人民币的奖学金。因特劳肯艺术学院是美国最早、最著名的寄宿艺术高中之一,毕业生多进入曼哈顿音乐学院、茱莉亚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等顶尖音乐高等学府深造。

 

在上海飞思乐的钢琴教室里,外滩君见到了这名来自生产钢铁的四线小城的14岁男孩和他妈妈。敏坤话不多,回答问题常常就两三字,“不苦”、“还好”、“就喜欢”,更多的是妈妈跟我聊。

 

“敏坤是个极其老实的孩子,肯吃苦,习惯用行动证明自己。”带了敏坤6年的钢琴老师邹翀说,他陪着敏坤江西上海来回坐了一年的火车,“这是我和他最苦的一年,我倒不需要什么特别回报,只要他将来有出息了,在卡耐基音乐厅第一排给我留一个位置就满足了。”

 

“妈妈,我就想学这个”


▲ 小琴童时期的敏坤


5岁时,妈妈带着敏坤上街玩。路过一家琴行,敏坤听到钢琴声,驻足听了一会儿说:“妈妈,我想学这个。”那时的他,还不知道钢琴为何物,只知道是“这个”。

 

妈妈想,孩子这么好动,跑来跑去不消停,或许钢琴是个可以让他静下来、锻炼毅力的好办法,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敏坤找了启蒙老师。

 

那时,家里每月收入才三四千,父母咬咬牙,给敏坤买了一万多的钢琴。“因为启蒙老师说,买钢琴就要一步到位,不然误了孩子。太差的钢琴,会影响孩子的音色辨识能力,没有感觉就更不想练了。”

 

爸爸妈妈都要上班,该找谁陪练呢?敏坤的爷爷,一陪就陪了四年。“其实,爷爷更不懂钢琴,只是坐在旁边,听老师讲基础知识,记下要点,孩子忘记了就提醒一下。”

 

到了9岁,学琴难度增加,敏坤开始坐不住,练琴时上厕所喝水的频率高了,家里练琴已经过于散漫。妈妈觉得应该找一个地方,可以有人替他们更好地管教紧敏坤。

 

“如果拿到奖学金,可以让我去吗?”

他们找到了当地最好的钢琴培训学校音皇钢琴学校。自此,敏坤每天放学先到音皇练琴,周末再上全天钢琴课。学校要求很严格,每个孩子都有一个练琴的玻璃房间,装了监控器,老师可随时巡视孩子练琴状况。


▲ 在玻璃练琴房接受严格训练


校长邹翀回忆,敏坤刚去时,弹琴的手型经常晃动,稳不住,音节不准,大半年时间才纠正过来。之后,敏坤的进步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他觉得这个孩子很有发展潜力。



▲ 在郎朗启蒙老师朱雅芬教授的大师课上

(右为敏坤)


2013年,敏坤12岁,通过英皇8级,之后连续三年地级市省里的比赛,几乎都是第一名;2014年赴奥地利参加三场中国作品音乐会;2015年中国伯尔斯杯钢琴大赛总决赛少年组铜奖,荣获钢琴演奏家马克西姆·姆尔维察的梦想钢琴音乐会“百名优秀琴童”称号,还有机会上了郎朗启蒙老师朱雅芬教授的大师课……



▲ 成为马克西姆·姆尔维察音乐会“百名优秀琴童”之一

(左二为敏坤)

 

可是要准备中考了,还要继续练琴吗?中考,是很多家长让孩子中止练琴的理由。邹老师怕孩子的天赋被埋没,特别找到敏坤父母,鼓励他们让敏坤接受职业化音乐教育,还四处打听到上海有个钢琴培训中心,能把有潜力的孩子送到国外深造。

 

“出国留学,这都是有钱人的孩子才能去的吧。”这是工薪阶层的敏坤父母的第一反应。

 

还要放弃国内学籍,风险太大了,敏坤父母并不敢下决心,他们只是觉得,在不耽误常规学习的前提下,可以让孩子继续学琴。

 

可是敏坤想去。



2014年赴奥地利参加中国作品音乐会

(前排右一为敏坤,后排右一为邹翀)

 

“奥地利的经历,让敏坤的梦想延伸到了国际舞台,从未出过远门的他,第一次有了世界视野。”邹翀回忆,“回国后,孩子一心要出国留学的想法就跟我一致了。”

 

 “如果我能拿到奖学金,可以让我去吗?” 敏坤哭着做爸爸妈妈的思想工作。

 

大人实在不忍孩子伤心,瞒着所有亲朋好友,2014年先由邹翀带着敏坤到上海飞思乐学琴,但出国事宜仍犹豫不决。直到去年暑假,临近考试,在飞思乐老师的鼓励和劝慰下,终于下决心支持孩子备考国外高中,唯一要求敏坤,不能放弃中考。

 

“很累,但习惯了”

“孩子有没有天赋,只要一听就知道了。”三年前,邹翀通过同行打听到上海的飞思乐,带敏坤过来试奏。飞思乐的Jenny老师听了敏坤的弹奏后,就觉得这个来自小城市的孩子不简单。


▲ 飞思乐的老师给了敏坤莫大的鼓励

 

“一年时间,我们就可以把这孩子送出国。”Jenny老师毕业于柯蒂斯音乐学院和曼哈顿音乐学院,为郎朗的同门师妹,她的话让敏坤备考信心倍增。

 

“敏坤的学习能力非常强,清楚地知道要什么。他不只是敲琴键,试图加进故事,这是打动我的地方。而且沉着,稳重,这是成为国际一流演奏家必备的特质之一。”Jenny老师很欣赏敏坤,她认为Interlochen的招生官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几番比较,考虑敏坤家里条件和无法陪练的情况,飞思乐的老师为他挑选了美国最早、最著名的寄宿艺术高中之一——因特劳肯艺术学院,学校可提供奖学金,又可寄宿。在挑完学校后,真正备考时间只有半年,如果只算周末在飞思乐的学习,估计就一个月。

 

为了锻炼孩子的独立能力和胆量,在陪敏坤往返上海一年后,邹翀在去年11月提出让孩子一个人独自坐火车。到了年初冲刺时,敏坤大年初三就到了上海,自己一个人住宾馆,一直到正月十六,每天持续练琴12小时。

 

我跟敏坤妈妈算了一笔账,在上海飞思乐的课程是800元/小时,平时常规训练周六一天学习三小时,加上来回火车票,一周就要三千多,如果一月四趟就得上万了。到了备考冲刺阶段,更加费钱。

 

爸爸是钢铁厂的职工,妈妈照看着一家小彩票店,家里收入都给敏坤学琴了。“爸爸非常想买一辆车,但为了孩子,积蓄都用来学钢琴了。孩子非常懂事,知道我们的付出,坐火车我让他买盒饭吃都舍不得,一定要吃泡面。”

 

“孩子这么辛苦,不心疼吗?”我问敏坤妈妈。



▲ 敏坤和妈妈

 

“当然心疼,但这是孩子自己想学,不是被我们逼着学。”敏坤妈妈说,“从小到大就没有陪练过,也很少有机会参加他的音乐会,我们都不懂钢琴。未来也不敢说就要和郎朗一样,只要他学到了知识,将来当个老师,能够解决生活就好。”

 

“你觉得辛苦吗?有没有想过放弃?”我转而问敏坤。

 

“有想过,很累,但习惯了,觉得放弃了可惜。”敏坤的回答依然简洁。

 

“妈妈,我们要低调一些”


▲ 录取敏坤的因特劳肯艺术学院

 

5月底成绩出来当天, 近100万的奖学金,妈妈哭了,“但孩子回到家知道后,过不久就跟我说,妈妈我们要低调一点,不要跟太多人提。”其实,很多亲朋好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个电话确认。“因为之前都是瞒着大家,包括爷爷奶奶,成绩出来了才说。”

 

初三准备中考,文化课也不能落下。敏坤每天六点起床上学,放学回到家爸妈还没下班,随便解决晚饭,就开始练琴(怕影响邻居,先练琴)。练琴到十点开始写作业。中考复习作业量极大,常常要写到一两点。

 

“还要学习外语考托福,学习压力很大。有时候我们睡下了,起来上厕所发现他还没睡。”敏坤妈妈说起孩子的辛苦、勤奋和懂事,几次眼眶湿,“我们都劝孩子早点睡,别家的孩子需要家长盯着,敏坤就不需要我们督促。有一回练琴回家感冒发烧三十八度,但也没跟我们说,从小就很坚强。”



▲ 敏坤的钢琴之路才刚刚开始

 

采访快结束,我问妈妈培养出了敏坤这样一个孩子,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她笑言自己真没什么经验,觉得都是老师的功劳、孩子自己的努力。

 

然后又想了想,认真地说:“其实,不管孩子学什么,要让孩子自己找到一个目标,这样才会有动力。如果是家长制定了目标,精心做教育规划,他会觉得是被家长逼,被大人操控,就会有抵触心理。”

 

9月份就要出国了,敏坤特别期待国外的高中生活,不过刚参加完国内中考的他,也担心自己是否能适应美国学校的教学模式。如Jenny老师所说,敏坤国际化的学习生活才走出第一步,能否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就看接下来几年的学习成果了。

 

我希望,明年暑假,可以有机会回访敏坤。


点击关键字阅读外滩教育2000+篇优质文章





喜欢就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