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创作人石磊:放下玩石,新的音乐之旅将在北黄山音乐节出发

来源:Recording_time    发布时间:2019-04-13 21:23:15



他曾经是“红星音乐生产社”麾下的一员,他创作并演唱的《每条伤心的大街》等多首歌曲至今广为流传。他红过,也落寞过,跟老东家“红星音乐生产社”一样,曾以前卫先锋与流行旋律并融的风格,在中国新音乐坛树立起一杆品牌音乐的大旗,从其旗下走出的田震、小柯等人如今已是炙手可热的大牌歌手和音乐人。但很快红星音乐生产社就彻底沉寂下来,留给乐迷记忆里的或许只有《红星1号》、《红星2号》几张唱片而已。

““红星音乐生产社””能否重振雄风、再放光辉,尚未可知,但他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在音乐的旅途中追梦、寻梦、探梦以至梦圆、梦碎、梦醒之后,他依旧做着关于音乐的梦,正如他曾经唱过的一首名为“on the way”这首歌写的一样“在路上,我从未想过改变我的信念”。

他叫石磊,著名创作型音乐人,原‘飘乐队’主唱,出生在安徽合肥的他,还因为他创作的《合肥的石头》这首歌,安徽人赋予他一个亲切的痞称“合肥的石头”。

28日,由“on the way”独立艺术空间和莫凡旅行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安徽北黄山音乐节来临之际,将“重返”音乐舞台的石磊和“on the way”独立艺术空间的创始人鲍亮出现在时光密语文化沙龙自媒体中心。

无论是心在路上,还是行动在路上。只要在路上都是有故事的人,跟石磊一样,鲍亮也是有故事的人,他的故事暂时不表。我们内心担忧的是像“on the way”这样没有政府扶持,自我生长的独立艺术空间还能走多远?

今天我们只说石磊和他的故事。


舞台下的石磊是一个安静、随意、沉稳,一点也不摇滚的男人。眼神里透露出的沧桑,如果不仔细看,会被误以为只是有一些岁月没有被过滤而已。然而,听他的故事,听他的歌声,你才知道人生总有些事情没法儿过滤,以至于他必须写在脸上,那就是人生。

石磊的音乐之路一波三折,当年他自己组建并主唱的“飘乐队”,红极一时。他自身的禀赋足以让他在音乐的道路上走的更顺畅,然而在他年轻躁动不安分的血液里,他或许认为折腾才是精彩的人生;有独立的个性才是他心目中的“摇滚”。他拒绝商业包装,他拒绝一切不是他内心所愿的妥协。

所以人生如果一路都顺风顺水,那就没有故事可写了。或许豁然开朗以前的境界一定是要空乏其身,苦其心智。

2008年,石磊返回家乡合肥。他要做一个惊艳整个摇滚界或者音乐界的事儿----创办《玩石音乐节》。

说起玩石音乐节,喜欢音乐的年青人几乎都知道,那是一个会激活你身体每个细胞的音乐盛筵,在那个音乐现场,你会发现人类最自然的状态就是可以毫无顾及的褪去伪装,抛开现实,展示自我,然后一起走向一个装满信仰的彼岸。

就这样,玩石音乐节在合肥举办了五届,每一届几乎都是两天三夜,歌手阵容另歌迷疯狂。张惠妹曾唱过一首歌《三天三夜》:一点也不累,我已经跳了三天三夜,我现在的心情喝汽水也会醉,完全不会疲倦,我还要再跳三天三夜,我现在的心情好像可以飞,加入我的行列,从白天跳到黑夜。

这首歌可以准确表达玩石音乐节带给歌手与歌迷的感觉。然而,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影响力如此巨大的音乐盛宴,带给创办者石磊的却是噩梦般的回忆。

当时有人置疑,像合肥这样的二线城市,凭什么能办起几万人参加的音乐节?

“对于这一点,我还是蛮骄傲的,因为我们凭的就是几个哥们的热情、冲劲还有对音乐信仰。”石磊说。

当然,在这个缺乏信仰的社会里,要成功办起这种上万人的音乐节的确是不容小觑的。2012年7月1日,玩石音乐节曾入选英国《路透社》“当天24小时精选”。

去年的音乐节结束以后,石磊在精神与经济上受到巨大冲击。他说,原来以纯音乐的态度做音乐节在当今的社会是行不通的,通过这些年做玩石,他看到了人性中丑陋、自私,甚至卑劣的一面。这是他内心的伤,他并不愿意提及。

玩石音乐节给他留下了巨额债务,至于巨额是多少,他不愿提及。他说他不想让爱他的歌迷心疼。

说这话时,我们看到一个看似坚硬的男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而这柔软是他背负了无数压力以后的独自承担。


石磊是这样说“玩石”的。

他说,玩石让他死了几次,但是都活过来了。还好,活着,就可以唱歌。

放下玩石音乐节以后的石磊,很快从消沉中走出来,再度认真思考音乐,当把内心的梦想真实化以后,他知道音乐要想进步,就一定是原创音乐的开发。这种原创不是粗制滥造,不是商业效果,不是一时风起,而是多年以后还有人愿意在多如繁星的流行歌曲中把当年的歌词拿出来细细的品味,把音乐放出来,陪自己一个夜晚,然后回忆当年。

就像他当年创作传唱度极高的《合肥的石头》,当时听来合肥人会真切的感觉到吃着龙虾过一夏的日子如此乐呵,那是当时合肥人的白描。而如今再听,那便成了一段回忆。因为城市发展了,建筑翻新了,一些人也老了,可是记忆还在,这就是歌曲带来的温暖。

石磊说话不多,说话时喜欢吸烟,眼神里都是思索。

去年他出新歌《哎哟》:想念你,每一分每一秒钟都快乐,爱着你,每一次转身以后都难过,牵着她的手,穿过街头,不说一句话,尽管泪流,可惜啊,到最后无法摆脱难过,可是啊,这生活从来没有解脱。

这是一首情歌吗?看起来好像是。然而,这种情是石磊对自己那些年喜怒哀乐的自白或者隐藏,他相信懂的人会懂。

“生活从来没有解脱”,当一个人泅渡在生命的海,他的疲惫无人能懂。或许石磊并不想多少人去懂他,但他急于表达的是他的音乐态度,他想向每一个人说。

这些年,他一直坚持着原创的、自然的、文艺的、真实的、摇滚的音乐态度,曾经两次拒绝《中国好声音》的邀请,不是过于孤傲,而是他太想用自己的声音表达和他一样的还在追梦路上的歌者的内心,他们没有钱,甚至生活的艰辛,但是他就是要在这个物质自燃的年代里唱出一个清汤清水的本色。


当然,对于新出的专辑《我把青春另存了》,他很坦言自己的目的,就是为还债。因为他越来越不敢正视自己年迈的父母,因为他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或许是今生无法弥补的遗憾。可即便如此,他仍不愿随波逐流,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音乐底线在哪儿。

时下流行歌曲很多,特别是网络上一些随便唱两嗓子就火到不行的歌手,石磊很担忧。他担忧的不是走马灯般的花红柳绿,而是音乐前行的路到底怎么走?

现今社会里像石磊这样一边拥有勇气和决心,一边拥有贫穷和艰难的文化人很多,他们都单纯的想推动文化的发展,可是常常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击败了,结果无疑会导致拥有独立思想和内涵的文化人就会如同被沙化的土地一样,越来越少。

很喜欢石磊的《我把青春另存了》:不知道你好不好,这些年的太潦草,无数次地摔着跤,抬起头太阳刚好,阳春三月的味道……

四十不惑,接近不惑之年的石磊对于过往中的一切悲喜,都用这首歌诠释了。过去,无论承载着多少生命之重,如今他仍愿意怀着满满的热情写歌,唱歌,这就够了。

所以,从第二届北黄山音乐节开始,石磊将放下沉重“重返舞台”,只做音乐,只为音乐。

2016年7月29日于合肥时光密语文化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