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参加前男友婚礼,我送了一份特别的礼物,全场惊呆了!

来源:hmm1680    发布时间:2019-06-10 17:54:50

 

 

 

炎炎七月,空气似乎都已经凝固,沉闷地让人喘不过气。

 

“一念,对不起,娶她,我可以少奋斗三年,所以……”

 

这真是顾一念听过最好笑的笑话,那个时候她还是挺有骨气的,因为她强忍住自己的眼泪,冷笑着对着自己爱了从大学到现在的男友说:“季如南,这话别让你的未婚妻知道,否则你要多奋斗三十年!还有给老娘记住,三条腿的男人满大街跑,是我甩你,不是你抛弃我!”

 

可是直到今天,站在这装满彩色气球和花篮的酒店门口,顾一念才知道,季如南娶的,是自己的妹妹,顾曼曼……

 

眼泪可以藏住,可是疼到几乎快让她窒息的心,早就已经出卖了她,自己的亲妹妹,勾走了自己好几年的男友,今天他们结婚……

 

说不难过,那都是假的,她是真的爱季如南,爱了那么多年,可是这份爱,现在却是如此地卑微……

 

男友结婚了,可是新娘却不是她,这么可笑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身后,望着高档酒店门口,从那高档车辆上下来的那对新人,还有自己唇角几乎要扯到脸后的自己的父亲和继母,顾一念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被戳瞎。

 

她是警察,人不犯我,我不犯我,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一直是她的座右铭,即使是自己的妹妹,她也不甘心,他们就这样在她的面前幸福下去……更难以想象,以后叫自己的前男友一声妹夫……

 

刻意涂上口红的红唇微微勾起,顾一念布满泪痕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季如南和顾曼曼伤她到这种地步,今天婚礼,她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怎么可以不到场呢?

 

不愧是A市最高档的五星酒店,整个一楼大厅都被她父亲顾云峰给包下了,五颜六色的彩色气球迷了人的眼,五光十色的幻彩灯在整个大厅里闪烁着,更加的是,连管弦乐队都被请来了,许许多多上流社会的大人物都来了。

 

望着如此情景,顾一念心里痛的更加厉害,妹妹结婚,她父亲就可以如此财大气粗,她这个大女儿,他何时有想过她半分?她妈死了以后,她父亲娶了别的女人,生了妹妹顾曼曼,现在这顾曼曼,还抢了她的男友……

 

眼圈一阵阵泛红,可是此刻她却不能落泪,眯起的双眼望着不远处那穿着雪白婚纱的新娘子,还有那一身黑色燕尾服的新郎,顾一念冷笑着的唇角扬起的更高,她的爱情到此结束了……可是季如南,你和我妹妹结婚,我怎么可以不送给你们一份大礼呢……

 

一抹凶狠的目光在她的眼里飞快转瞬即逝,她顾一念不是坏人,自认也不是什么任人欺负的白莲花,他们联手背叛她,这屈辱,她必定要他们还回来!

 

所有人就座之后,音乐戛然而止,专业的主持人走上了台,一段段准备好的寒暄之词脱口而出,接着,欢乐的婚礼进行曲又响起,两端的幕布上,放映出了一张张季如南和顾曼曼幸福的结婚照,一张张,都狠狠地扎入了顾一念的眼里……

 

顾一念闭了闭眼,终是忍不住落下了泪,可是只有那么几滴,瞬间,脸上就恢复了一片冷漠。

 

此刻,心里有多痛,可是她不可以在他们的面前哭。尤其是……

 

她转过头,望着不远处,那一对幸福的新人,还有自己笑的合不拢嘴的父亲和继母,她就不禁捏起了双拳,贝齿紧紧地咬着,只是为了,压抑心中的痛……

 

下一秒,幕布倏地一暗,音乐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全场愣了一下,但就是紧接着,音乐又响起,幕布上又出现了画面,只是那女主角,已经换成了她顾一念……

 

“一念,对不起,我爱你,可是我要娶她,娶了她,我就可以少奋斗三年,原谅我……”

 

画面里,季如南一副无奈不得已的样子,苦口婆心地和她说着这话,全场瞬间哗然!议论声啧啧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立马转过,都集中在了已经变了脸色的新郎和新娘的身上!

 

“云峰……这,这是怎么回事!”

 

顾曼曼的母亲林芸的笑容还僵在脸上,好不可笑,顾云峰原本布满笑容的脸上立马变得铁青。

 

而最精彩的,莫属那一对新人了。

 

顾一念也冷着一双杏眼望去,原本风光无限,英俊潇洒的自己的前男友,此刻已经脸色惨白,惊慌两个字深深地刻在他的脸上,而那新娘子,自己的妹妹顾曼曼,整张脸已经扭曲……

 

顾一念的红唇扬起的高高的,季如南,当初你狠心抛弃我的这段话,今日可成为了你们新婚的大礼,你喜欢吗?

 

“季如南,你……你就是因此才娶我的,你!”

 

她气的话都说不出来,正想将手里的捧花往季如南身上砸去,下一刻,好戏又接着上演,画面一转,转到了一辆车前,虽然画面有点暗,可是女人那张妖媚的脸,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了人的面前。

 

刺激的画面加上那娇喘和低吟,再配上那张脸,除了今天光环无限的新娘子,还能有谁呢?

 

顾一念从来没有感到自己这么爽快过,在见到顾曼曼那张猪肝色的脸之后,满脸的脂粉也挡不住此刻她的羞愧和铁青的脸色。

 

“哇,真是刺激啊,没想到顾家的二女儿是这样一个放荡的女人。”

 

“哼,新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娶这样的贱人,也是因为贪图顾家的财势吧。渣男配贱人,真是绝了。”

 

流言蜚语四起,宾客的目光犹如一把把锐利的剑,朝着这对双贱合璧的新郎新娘脸上投去,而双方的家长,脸色可是白的犹如那墙壁。

 

“亲家!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儿媳妇,你家曼曼,怎么是这样一个女人……你们……”

 

现场彻底乱成了一团,顾一念闭了闭眼,心底的痛和恨在这一刻尽数被舒服,接着,她站起身,踩着难得为了今天这隆重婚礼换上的高跟鞋,在闹哄哄的众人目光注视下,脸上笑容艳艳地上了台,勾着红唇夺过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冷冽的目光冲着那对慌乱狼狈的新人投去,“我亲爱的妹妹,妹夫,姐姐我送你们的这份新婚礼物,你们可喜欢?”

 

“顾一念!是那个贱人搞的鬼!”

 

顾曼曼猪肝色的脸上立马涌现了浓浓的恨意,若不是此刻她穿着婚纱,踩着恨天高,她肯定冲上去和她拼命!

 

“贱人!竟然是顾一念这个贱人!云峰,你看你女儿干的好事!”

 

林芸扭曲的脸变得无比狰狞,抓着顾云峰的手臂,眼里迸射出的强烈恨意恨不得生吞了她。

 

而台下,坐在贵宾席中,看着好戏的一抹高大身影,那分明的五官上微微一抽,那性感的薄唇望着台上那倔强的娇小身影而缓缓地勾起……

 

这女人,可真是有意思呢……好像,她是顾家的大小姐,顾一念……

 

顾一念精心准备的新婚礼物,犹如一颗炸弹,将整个大厅里炸的尸骨无存,而这对最风光的新人,一下,就沦为了A市全部人的笑柄。

 

最终,以季如南拉走台上疯狂的顾一念而告终,而双方亲家则负责安抚动乱的宾客。

 

砰!

 

转角处,捏起的铁拳狠狠地砸向墙壁,拉着顾一念出来的季如南一拳砸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上,铁青的俊脸上布满了满满的气急败坏。

 

“一念!你到底要做什么?这不像平时的你!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靠在墙壁上的顾一念狠狠地打断,“怎么样才像我?男友被我的亲妹妹抢走了!难道我还要笑脸盈盈地来祝贺你们白头偕老吗?季如南,什么时候,我在你心里这么伟大了?”

 

泛红的眼圈里闪烁着的液体在打转,贝齿咬紧,顾一念捏紧拳头,指甲都深深地嵌进了手心里,可是这点痛,又算的了什么……

 

心里在痛,曾经,她捧着她自己的赤诚之心到他面前,可是现在,却被他给伤的遍体鳞伤……

 

只因为他那一句,你妹妹可以让我少奋斗三年……

 

这样的顾一念,是季如南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她是警察,可是在工作之外,却是温柔如水,犹如个小女人一般依偎在他身边,现在,她却好像是疯了一般,让人心悸……

 

大闹婚礼,让他和曼曼,甚至整个季家和顾家都沦为A市的笑柄,真亏她坐的出来……

 

季如南深深地叹了口气,沉吟道:“一念,事已至此,我和曼曼结婚已经是事实,你还是看开些吧,别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了。”

 

闻言,顾一念忍不住笑出了声,勾起的唇角边上,却是带着无限的悲凉,看开些?他这是在可怜她吗……什么时候,他季如南,也可以可怜她顾一念了……

 

真是可笑啊……太他么可笑了……

 

顾一念闭了闭眼,右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胸口,压抑着心中的痛,这时,走廊上响起了一阵阵皮鞋的啪嗒声。

 

有人来了。

 

睁开眼的同时,那道伟岸的身影从他们身边掠过,然后顾一念做了这辈子最勇敢的决定。

 

双手一伸,紧紧地拽住那道背影的胳膊,连那人的正脸都没有看清,她就拉住他的身影,转身,红唇在那一刻勾起,原本暗淡无光的脸上布满了笑容,冲着季如南道:“季如南,我不是非你不可的,三条腿的男人满大街跑,你可以找顾曼曼,我也可以找别的男人,我们互不亏欠,但请你记住,是我抛弃了你!”

 

震惊在这一刻在三人之间笼罩,季如南铁青的脸上一僵,凌厉的眸光转过,落在她身边的那个伟岸男人身后,只是一眼,他的呼吸在那一刻就瞬间停滞。

 

厉庭琛……竟然是厉庭琛……

 

后来的某一天,被自己的老婆关在卧室门外受冻的厉大总裁想,如果当初没有去参加什么劳什子婚礼,没有偶然经过那酒店的走廊,他是不是就不会沦为妻奴了?不过他甘之如饴……

 

被顾一念紧紧拽住的厉庭琛起初觉得莫名其妙,但他如此精明的人,只是瞥了两人几眼,立马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难怪,今天这顾家的大小姐会来大闹婚礼,原来和这新郎还有另一层关系。

 

性感的薄唇不自觉地上扬,湛黑的眸子里散发出浓烈的兴趣精光,厉庭琛也不拆穿她,出奇配合地站在那儿看着她该怎么演下去。

 

这个女人实在太勾他的兴趣了……

 

“念念……你早就和厉庭琛好上了……”

 

季如南咬紧银牙,双拳捏紧,眯起的桃花眼此刻布满了猩红,脸上一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去的气愤,这着实让顾一念的心里觉得好笑。

 

“当然,季如南,从现在开始,你应该要叫我一声姐姐,念念这个名字,以后再和你没有关系!”

 

话音落下,她不禁冷笑了几声,紧紧地抓着身边的这个男人,心中只觉得无比地爽快,季如南,我的痛苦,现在你品尝到了吗……

 

“不!我不信!念念!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的!怎么可能,转眼间就和别的男人勾搭上,还是厉庭琛!”

 

季如南红着一双眼,作势就要过来抓她的胳膊,下一秒,他伸过来的手被另一只大手牢牢地捏住,极大的力道,几乎快捏碎他手腕的骨头。

 

“季先生,请你注意点分寸,你想要对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一道剑眉牢牢地蹙起,凌厉的眼神朝着季如南射去,强大的气场,不禁让季如南心悸。

 

他的突然开口,还有他突然搭在她肩上,牢牢地捏着她肩膀的那只手,让顾一念心里一震,如此好听的男音,让她不禁转过头,打量起身边的这个男人。

 

只是一眼,她的心里不禁狠狠一抽,这个男人,太过完美,走廊上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映照出他分明的深刻五官,折射出他线条极好的冷硬下颌,还有,此刻,他那双漆黑望不到底的眸子里迸射出的强大气势……

 

顾一念在那一瞬间看痴了……她随手拉的充数的路人甲,竟是这样一个极品男人……

 

“你!厉庭琛!你滚开!我和念念的事,不用你管!”

 

手腕被捏的生疼,可是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急败坏的话,不禁让厉庭琛勾起的唇角扬起地更高,整个A市,敢对他说这话的人,也只有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季如南了。

 

厉庭琛觉得,在这里和他一般见识,未免太失身份,甩开他的手后,他更加捏紧了顾一念,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眯着漆黑的狭长凤眸瞪着季如南,冷哼:“季先生,你已经结婚了,就好好对你的新娘子,她的幸福,以后由我接手!你再来骚扰她,我保证你会后悔!”

 

冷冽的话音落下之后,他不顾季如南犹如死灰的俊脸,低着头,含笑着宠溺地对着顾一念说:“亲爱的,我们走吧。”

 

鬼使神差的,顾一念说了声好,被他带着一步步,朝着电梯走去,慢慢地远离了季如南灼热的视线,她知道,从此,他是他,她是她……再无瓜葛……

 

几年的爱恋,到此结束了……

 

出了酒店,炎炎的七月中午,还是有那么一点燥热,顾一念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乱糟糟的,还没有从刚才的那一幕反应过来,这个叫做厉庭琛的男人已经松开了她的肩膀。

 

他刚准备收回他的手,顾一念脑子一热,倏地抓住了他粗壮的胳膊,美丽的湿润布着点红的杏眼抬起,对上了男人转过来微微惊奇的漆黑的瞳仁,低声开口道:“这位先生,结婚我请了,你有没有兴趣,你敢不敢和我结婚?”

酒店门口,他们两人,俊男靓女,无比地夺路人的眼球,异样的气氛在两人之间瞬间漫延……

 

话一出口,震惊的不仅是厉庭琛,顾一念自己也懵了,她甚至不知道,刚刚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脑子里此刻大概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要找个比季如南好千百倍的男人,然后在他们的面前狠狠地秀恩爱!

 

顾一念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见着厉庭琛脸上僵住的神情,她尴尬地一笑:“不好意思,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

 

就在这时,那道刚才乱了她刚才心神的低沉磁性男音再度响了起来,“身份证户口本带了吗?”

 

“啊?”

 

顾一念愣了会,望着阳光下他那张俊脸呆呆地点了点头,“恩,我带了。”

 

接着,她见着这个比她不知道高出多少的男人又十分妖孽地勾起了唇角,边上溢出的笑容,绝对是顾一念见过最好看的。

 

“行,正好我也带了,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不过我要称赞你,这么和我求婚的,你还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顾一念:“……”

 

七月的午后,炎热的天气一下转阴。

 

民政局门口,一辆银色的迈巴赫稳稳地停在了门口,十分突兀地夺了人的眼球,如此招摇的豪车,必是是配上他这样的招摇的男人,才般配。

 

顾一念被厉庭琛牵着往里边走去,望着民政局神圣的门口,顾一念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恍惚,她是不是太草率了……就这样将自己给卖了?还是一个刚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陌生男人?

 

想着,她不禁转过目光望着自己前方牵着自己的手往上走去的男人,伟岸的背影,仿佛被光环所笼罩,目光再往下移,是他那双修长的大长腿,九分裤好死不死地露出了他白皙的脚踝,真是勾人无限遐想……

 

只是刚看背影,就让人心醉……

 

顾一念心里叹息,罢了,不管这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至少,还有张脸可以看看,以后就看着他这张脸,也不亏,男色什么的真的是好讨厌……

 

进了民政局,取了号码坐在那儿等待着叫号,厉庭琛十分大方自然地坐在那儿,刷着自己的手机,他低着头,一张俊脸上淡淡的,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光是这样,就足以吸引里边所有女人的目光,不,还有男人的……

 

真是妖孽啊……

 

坐在他身边的顾一念在心底咒骂了一句,局促不安地动着,更是被四面八方投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杀死了好几次,这样的一个男人,她确定自己hold的住吗……

 

其实,厉庭琛一边刷着手机,也一边在偷偷地打量起顾一念。

 

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他现在才能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个敢向他求婚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仿佛是为了今天刻意打扮的,墨黑的秀发自然地披在两肩,身上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衬出她浑身的雪白肌肤,但问题是,她那裙摆是有多短……此刻她坐在那儿,她那小巧的翘臀都隐隐地有点露出来,再往下,是她那双毫不遮掩的白皙筷子腿……

 

刚才他搂她的肩的时候,碰过她的腰,手感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看着,厉庭琛一下就别不开目光,喉间微微地滑动,只觉得一片干涩,禁欲了这么多年,在此刻,犹如火山一般尽数地喷发了出来,这个女人,好像很不错……

 

一向稳重的厉庭琛此刻却是忍不住变得邪恶了,男人的思想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尤其是再见到漂亮的女人之后……

 

清心寡欲了五年的厉庭琛,在这个时候见到顾一念之后,那股最原始的冲动,从心底噌噌地冒上来,看着她这抹娇小的身影,不禁,他觉得,和她结婚,或许挺有意思的,而且,她是顾一念啊……这个世上,唯一可以救她的那个人……

 

二十来分钟在两人的沉默之间慢慢地流逝,接着,叫号到了他们,其实,领证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填表,交钱,拍照,宣誓,接着就是领证了。

 

如此简单的流程,却要两人付出一生的承诺……

 

女工作人员见着厉庭琛双眼都冒起了红心,全程都盯着他看,看的顾一念是好不郁闷,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忐忑和惊慌,就这样将自己下半辈子交付给陌生的男人,是不是太草率……

 

然后,在厉庭琛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名字,轮到顾一念的时候,她犹豫了。

 

脑子里的混乱还有复杂此刻充分地出现在她的那张小脸上,尤其,盯着男人那陌生但好看的笔迹,她的心里异常的忐忑……

 

她可以说,她后悔了……

 

她的情绪被身边无比精明的男人充分地捕捉到了,接着,男人锐利眸光落在了她的脸上,薄唇轻轻开启,语气却是变得严肃了起来:“怎么了?还不签字?你不会告诉我,到了现在,你后悔了吧。”

 

厉庭琛盯着她看,看到她小脸上的犹豫,忐忑,不安,与惊慌,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防备,他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没想到,她却在这最后关头摇摆了……

 

心思都被看穿,顾一念愣了一下,却是已经下不了台,“我……没事,我签。”

 

最终还是妥协了,她不甘心,就这样看着季如南和顾曼曼幸福地在一起,她要找个比季如南优秀百倍的男人让他后悔……

 

这个人,就是眼前的他,厉庭琛……

 

捏着笔的手缓缓落下,顾一念这三个字,她写的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然后,九块钱,换来了两本红本子,他和她,已经是合法的夫妻。

 

“恭喜两位了。”

 

工作人员递上了最神圣的象征,厉庭琛笑着接过,又塞了一本到她的手里,如此烫手的东西,一下就唤回了顾一念理智的思绪,下一秒,她转过身,揉着自己的脑袋讪笑着对着厉庭琛说:“那个……厉先生,我……我后悔了……要不,我们顺带再离个婚,您就当体验人生了?”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啦!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