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卡有多爱“死磕”,《魔弦传说》就有多厉害

来源:iGewara    发布时间:2019-05-13 21:27:23

时隔近半年,这周13号终于可以看到这部高口碑电影《魔弦传说》了。



《魔弦传说》在外媒上的评价都很好,Metacritic上的平均得分有84分,IMDb有8分,烂番茄上有84%的人喜欢。



莱卡工作室不计成本的用定格动画制作,光是久保中的木偶就做了两百多个,还有细致的服装道具和满满的和风元素,尽管是一个英雄征途的美国故事,但骨子里的孤独依然能够感到。莱卡阴测测的风格展现无遗。



无处不在的和风元素

 

影片原名《Kubo and two strings》,最初的译名为《久保与二弦琴》。这个译名一度引起过争议,因为影片中出现的的日本传统乐器是三味线,是三弦琴。要说二弦琴的话,脑袋中只能浮现出二胡了。

 

Twostrings直译为两根琴弦,自然也不是指一种乐器。



但比起《魔弦传说》,我却更喜欢《久保与二弦(琴)》的译名。因为影片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传说故事,它所要表达的主题蕴涵在标题之中。看完电影,你就能知道,两根弦和久保之间有何渊源。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这部电影,那就是“美国的故事,日本的元素”。在莱卡之前,东方元素最为明显的应该是《功夫熊猫》系列,中国功夫,巴蜀山水,可以说是元素移植比较好的影片。但在看的过程中,对于其中的文化认同还需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


《久保与二弦琴》则不同,莱卡的这部影片则是根植于日本,由浅及里,每一处都透着浓浓的东方味儿。


导演特拉維斯·奈特曾经说,对《魔弦传说》艺术创作影响最大的是版画名家斋藤清。



斋藤清的版画着重于自然肌理的表现,喜欢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擅长描绘乡景乡情。所以,影片中,你能看到粗粝的纹路,陡崖上的成片青苔,参差不平的地板,每一处的纹理都被刻意的放大。




表现情感的画面,很多都是借物抒情。飞舞的兰花、枫叶,还有折纸变换的鸟等等,电影并没有追求一种形态上的极致相似,而是“用质地纹理创造出新的维度和差异性”(导演奈特语)




影片的一开始,久保在小镇上给人们用折纸讲故事。小镇上热闹非凡,有手编柳条筐的老奶奶,临街摆空碗的老乞婆,有穿来穿去的小孩子,要吆喝的杂耍艺人,随处可见和尚、随意、烟斗、油纸伞、黄包车等。再加上背景的皑皑雪景点点红枫,一出极妙的日本市井画卷呈现在眼前。




久保身穿着父亲和服改造的衣裳,后背有甲壳虫的家族族徽,外公的衣服设计取材于当时日本王室、军事高层所穿戴的束带礼袍,母亲的和服则面料讲究,纹饰优美。


剧中还有各种东方元素,中元节、折纸、音乐、传说、武士、百鬼等等,应接不暇。




剧组为了学习“日本文化”花了半年的时间上课,也是下足了功夫.



定格动画的惊叹之处


在定格动画的制作过程中,绘制者要先把原型玩偶制作出来,摆一个动作拍一张照,然后将这些照片串联在一起,构成动画的效果。


影片中,莱卡做了有200个左右的木偶。



能让木偶精细的动起来简直是技术上的奇迹。导演奈特说,技术大大们做了很精细的金属骨架,我们就可以让木偶保持在需要的姿势上。木偶的那些假发也是手工做的,那些都是真人的头发,用硅树脂让它持久,然后再用一点金属丝和胶给它造型。 




影片中的巨大骷髅,剧组也是做了一个原型。


对于依据实景制作的定格来说,这种庞大体型的巨型怪物尤其要命。一开始,剧组还想偷工减料,想用不同的摄像机和角度来展现体格悬殊,但是效果并不是很好。所以最终剧组还是做出了一个实物。


这个实景骷髅制作出来有5.5米高,双手展开有7米。奈特说,剧组已经使用了工业、建筑用、高密度泡沫制作骨架,让木偶尽量轻,尽管这样,木偶还是有180千克左右。




由于巨大无比,拍摄的过程中,剧组往往需要将组件拆开,选取镜头需要的部分进行拍摄。移动还需要依靠复杂的齿轮装置,用沙袋保持平衡之类。


尽管现在电脑CG技术很发达,但奈特说了,我们拍任何东西都先保证有个木偶,实物原型。即使我们打算完全用数码技术去做,我们也会先去做一个实物给数码组做参考。


莱卡坚守着定格动画的传统,这并不意味着他排斥新技术。无论是CG特效,还是3D打印,莱卡也欢迎之至。


影片中深海怪物,就是利用3D打印技术,将零件打印出来,再组装到一起。而水中食人花摇曳也是利用布光和运动设计等,视效和动画师通力合作,让水下运动更真实。




莱卡以前的作品《通灵男孩》《盒子怪》《鬼妈妈》等,很多都是带有黑暗元素的哥特风。




久保中也同样,黑色元素不少见,恐怖阴森的氛围也被营造的很棒。虽然久保的小姨黑羽双姝被吐槽很像阴阳师里的姑获鸟,但她们出场时邪恶冰冷的氛围,变幻莫测的黑烟形态,配合着蓝中透绿的月色,让人不寒而栗。




黑暗与孤独并肩,色彩与亲情相连。看似套路的英雄征途故事,内核是莱卡讲不完的母题:一个与孤独相伴的成长故事。


久保的故事讲述方式很传统,学习的是希腊古典神话、寓言,还有30-50年代的迪士尼电影,甚至还有80年代的安倍林(Amblin Parteners, 斯皮尔伯格创立的制片公司,出品过《ET》《侏罗纪公园》)电影。


奈特说,那些讲故事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能理解,最好最丰富的故事往往会平衡好黑暗、光明、温暖、幽默等。阴影衬托下的光线会更加明亮、温暖,也更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