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邓超专访:车开不好丢韩寒的人

来源:maoyanmovie    发布时间:2019-06-10 20:46:40

从去年春节档的《美人鱼》开始,到今年春节档的《乘风破浪》收官,去年无疑是邓超丰收的一年。参演的电影部部卖座,作品累计票房也成为2016年演员票房排行榜当之无愧的冠军。在被问到票房号召力的问题时,他连连摆手,表示是狗屎运,更是要感谢找他拍电影和找他演电影的人。

 

在喜剧路上一路高歌猛进的邓超,无论在电影中还是节目上或者社交网络中,都被定位为“逗比”的形象。而跟真人接触过后,相较于幽默,邓超身上更突出的特质是温暖。他惦念家人也关心身边的工作人员,他能跟每个合作过的人成为伙伴甚至朋友,有他的地方总是有欢乐。


此次参演韩寒的新片,他笑言是为了感谢两年前韩寒在《分手大师》时候的仗义客串,没想到韩寒埋了这么大一个雷。笑言之外,邓超也首次披露其实是想把这个电影献给自己的父亲,能见到年轻时候的父亲,那种感觉很奇妙。

点击查看采访视频


拍这个电影,车开不好丢他们的人


在《乘风破浪》中,邓超饰演男主角赛车手徐太浪,有不少飙车,飙赛车的戏份,提前练习赛车必不可少。“其实有三个人在手把手的教我,韩寒,还有强哥,强哥其实就是他的领航员,就我在电影里面击掌的那个,就是我在开场的时候感谢我的领航员,就也是他演的。然后还有华阳,对,就是教我怎么用小臂开车。因为这个电影就是车开不好,就是丢他们的人。然后我觉得通过这次(拍摄)我是爱上了这个开车,就是怎么样更安全的驾驶。就有了去学场地赛,考执照的一个这样的想法,空下来我就准备考。”

 


赛车手韩寒、高华阳


虽然准备考取赛车执照,但邓超表示并不是说一定要参加赛车比赛,“不一定在赛场上,但我觉得就是······因为等等也喜欢,小汽车嘛,我觉得去能够更安全的开车多好,并不是为了去耍酷啊什么的。

 

韩寒用三个小时给我讲了个广播剧

 

回忆起这次合作的开启,邓超表示,“我觉得就像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觉得:恩,他来了。其实我们早就有这个约定,在《分手大师》的时候,感谢他帮我插了两把好刀,自己带了赛车来,然后分文不取。但我不知道他埋了这么大一个雷,哈哈。他找我的时候我说:‘是《三重门》吗?’‘不是。’‘是《天空制造》吗?’‘不是。’他说是我生命当中最想拍的一个电影,我说‘噢,好啊。’但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准备,我在无锡,就是在准备结束今年的工作,是因为下一个电影是要做一些身体上的锻炼嘛。然后要陪家人,很久没有陪家人了。然后他(韩寒)一把钢刀一样插了进来。




而两个人沟通剧本的方式也很特别,韩寒带着制作好的背景音乐,给邓超讲了三个小时剧本,像广播剧一样;“他就问我,‘你有时间吗?’,我说‘怎么了?’,他说‘你想看一个故事,还是想听一个故事?’,然后就约到了公司,给我活生生的讲了三个小时。我说‘啊?可以听故事啊,那我当然想听一下故事。我看过你写故事。’所以他是非常有备而来的,然后当时音乐也做好了,也都是现在能听到的音乐,就是他就从标题开始,‘乘风破浪’,哗翻开,‘这是一个什么什么样的早晨,阿浪怎么样怎么样,赛车,在一个晴朗的天空。’现在的音乐是(模仿韩寒在播放音乐),背景音乐,就像一个广播剧一样,听了三个小时。其实在三个小时里,估计说了有十分钟,我就决定要做这个事。”


就像有双重身份一样,除了来表演我也是来偷师的

 

此次《乘风破浪》采用了边拍边剪的工作方式,同为导演的邓超有没有在后期上给意见,就成了小喵比较好奇的点,但邓超直呼“变态”,“我觉得那个太变态了,我觉得就是有的时候,你进入一个旅程的时候,你要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你要知道自己的责任和职责是什么。包括他当时找我的时候,‘哇,我觉得是《后会无期》那样的一个艺术片吗?不错啊’,但是我没想到是一个喜剧,哈哈哈。所以当时,我觉得我们创作上会给意见,但是我觉得后期再给意见,这个太过分了。”

 



后期上虽然邓超没有给过意见,但关于创作两个人经常会有讨论,“我觉得非常棒的就是,韩寒是一个非常接受意见,非常把你的意见当意见的)。因为他会真的会去考虑你的所思所想,包括你话背后的意思,他是把每一个,不仅是我吧。你刚刚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就是我们有惊人类似的情况,他原来是个作家,我是个演员,然后我们想跨界一样,比如说我们都是做了两部戏,对,所以说做导演的一些感触当然是会交流的,我们其实拍第一个的时候其实就交流了很多很多次,我们吃过几次饭也是在聊这个,聊自己遇到的问题,自己遇到的瓶颈,然后自己遇到的、感受到的快乐,然后自己的担心。然后那年有一个新力量榜嘛,我们一块去的,当然还有很多这样的朋友,所以就有太多可聊的。除了表演之外,除了徐太浪之外,有很多很多可聊的。”

 

因为两个人在导演路上的类似进程,两个人在探讨中共同成长,“我觉得永远是这样,我觉得相忘于江湖,这种感觉非常美妙,然后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又能参与到对方的事情里来,我觉得这个太有意思了。所以就像有双重身份一样,除了来表演,我也是来看看,偷师一下他擅长的、他是怎么制作(电影)的。而且像这次他是现场剪啊,就是包括镜头啊、叙事啊,他是这么做的,就是这样。”

 

李荣浩欠我一首歌,是我用苦肉计换来的

 

谈到电影拍摄中的危险戏份,邓超开启嘴炮模式,开玩笑的表示很多戏都很危险,“其实我们危险的状况有非常多,哈哈。因为包括我们打啊,动作啊什么的。李荣浩现在欠我一首歌,对,因为他把我手给砸了,就我吊在上面那场(戏),然后他拿酒瓶。”

 

接着邓超伸出手,展示那场戏在手上留下的疤痕,“那个疤不都还在这么,就整个这个手当时就敲开了嘛。



 

展示过疤痕后,他又表示其实是自己鼓励李荣浩敲下去,因为太喜欢他的歌,所以算是苦肉计,“其实剧组非常安全,就是大家都是为了这个戏剧的逼真嘛。因为李荣浩开始敲了一个,也非常好,因为道具准备的是那种糖化的那种酒瓶,但它那个底是很厚的嘛,然后荣浩是很照顾我,因为他也试过那个敲的时候也会很痛,他就不想那么直接敲,说不要不要。”


“我说首先我的感受也是,我们都是仇人,要把我给打下去,然后你也是一个老大。‘好,那我来了啊。’我说来来来,啪一下,我说‘你真打啊?’,然后我说‘你欠我一首歌。’他说‘好,超哥对不起,我欠你一首歌。’因为我太喜欢他的歌了,所以我用了这样一个苦肉计。欠我一首歌,然后就是很,包括跟彭sir在一块,有的时候你就是喜欢一个电影的,就是这样。开车那个是真的,但是请大家不要效仿,我们整个还是在一个很安全的情况下。但是我没想到他是用这样一个方式,真的是我最后一组镜头,因为他的惯口,韩寒习惯就是这些危险镜头一定要往后放,因为那时候不需要超超他们了。

 

彭于晏很阳光很细心,我特别喜欢他

 

在听说小喵采访彭sir的时候彭sir有夸他像木村拓哉,超哥乐坏了,“采访到了吗?啊采访到了。帮我重复的放这个!对,我也觉得我很像木村。就应该是你们机器的问题,实际上拍出来像邓超,哈哈。彭于晏一直说我像木村,因为我觉得他也挺像的,因为他自己说自己也很像。因为他那个鼻子,老想按他那个鼻子,那鼻子长得特别独特,我特别喜欢他,我觉得他就是那样一个阳光boy,非常阳光,非常礼貌,非常的细心。”




谈到此时,邓超也讲述了曾在片场被彭sir感动的一些细节,“突然有一天我的车上,放着一碗热乎乎的酸辣汤,还有一份煎饺,哇,你知道在那个荒山野岭那个片场里面突然看到这两个东西,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是热的。我说‘这谁的?’,他说这彭sir给你拿来的,我说他太细心了,因为有一次我说,我在这样的气候下最喜欢吃的就是,很冷啊,那时候是最冷的上海,我们都穿一件单衣,如果能喝到一碗酸辣汤加上一份煎饺,哇,那就是绝配。然后他就从上海市区给我带过来的,很温暖。然后他知道我爱吃那个香肠,然后他有一天给我带来我妈妈做的香肠,给全组都有带香肠,还有馒头,自己家做的馒头,很好。因为在戏里其实我就把他当成爸爸,就真的是这样,而且他都有很多不知道的那种感受就是,就是能看见年轻时候的爸爸,那种感觉,很享受,也很迷人。包括见到年轻时候的妈妈,经常我会有那种代入感。所以这也是可以推荐给所有观众朋友的。就是当有一天你可以穿越回去,可以亲自主持自己爸爸妈妈的婚礼,太神奇了。”

 

虽然在观众看来可能很难想象彭于晏演邓超的父亲会是怎样的场面,但有了代入感的邓超直言在私底下微信里也是这样称呼,“我们在微信里经常叫爸爸,他经常管我叫儿子,儿贼,他想学儿化音你知道吗,儿贼,哈哈。然后丽颖叫我儿子,我叫她妈妈。”

 

这个电影像我送给父亲的一个礼物一样

 

《乘风破浪》是从一个父子间的隔阂展开,电影给了他们机会,回到最初的时候,了解彼此,理解彼此,可现实不是电影,人生没有第二次机会,谈到自己的父子关系时,邓超娓娓道来自己跟父亲,跟母亲,跟自己的孩子的相处感受,“比如说我跟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就是属于像很多家庭一样,他不多说话,但是他在我的心里很重,重到有的时候,因为他去世比较早,重到好像他在世的时候没有太大的感觉,所以这个你也问到点上了,这也是我来这个电影非常大的一个原因,而且我从来没说过,就默默的哭过很多次你知道么。这个电影就像我送给父亲的一个礼物一样。”



邓超一家三口


吐露了把这部电影献给父亲之后,邓超也谈了自己跟孩子的相处感受,“就是我相信,就是我希望大家看完这个电影能在父母这个层面,多一些理解。比如说你们有代沟的话,有很多不理解,包括父母对孩子也是一样,就像我有父母,然后我现在有等等、小花,就是我有这样的身份,有这样的感受之后,更会有这样的感触。所以这个电影也是献给父母的,也是献给孩子的,就是应该怎么样去相处,虽然它是一个喜剧,它是一个动作,它是很有帮派、兄弟情等元素,但这里面是非常大的一部分亲情,就是因为我们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一个民族,但是我现在就变得很会表达,有的时候我看等等,他特别灿烂我也会,哗我就哭了,就是很幸福的泪,确实是,但你又觉得不想离开他,你会觉得未来有很多,(唱)就算风和浪,也要与你,一起迎接岁月蹉跎。当你有这些人生体验之后,就是你拍这个电影又会想自己,如果我能去,再回到跟我爸爸一起的岁月,如果我能看到我妈妈年轻的时候,哪怕是我只是旁观,哪怕不让我出声音,也不让他们看到我,该是个多么温暖的时刻。”




而谈到跟妈妈的相处,邓超则表示有时看妈妈就像看孩子一样,“所以今天我妈妈也在现场,但我就没敢说我爸爸的事情,我就一直没敢说这件事,我怕她也难受。所以我相信有些是逝去亲人,有些是还没有失去的,在这个时光里珍惜,珍惜在一起的时光,特别是在过年的时候,现在我们都是低头党,手机党,这两天我陪我妈妈特别开心,就是我也是一个手机狂人,你知道吗,然后你就有的时候会突然一下,我跟我孩子在一块,我为什么要看手机呢。我跟我妈妈在一起,我今天就带着她,虽然风很大,北京的风很大,但天特别好,我们俩就裹得像什么一样,然后我就放彭妈妈的歌,就是这个《在希望的田野上》,然后这个微信功能也特好,十秒钟你可以放着歌,但你一拍,拍进去也有那个背景音乐在呢,她就唱,因为流行音乐她不会唱,我们俩就在结冰的湖面啊,那个枯的树枝那个寒风刮耳朵,但是觉得特别温暖,就是多看看她,有的时候我就走在她身后,有的时候她走半天突然看你,看我在拍她,她就摆点那种pose,我觉得太美好了,有的时候看妈妈看爸爸就像看孩子一样。就是那种,所以我觉得这个电影是可以感受到这个东西的,包括我在拍的时候,我也把很多我的寄愿放在阿浪身上,就像在喊妈咪的时候,就像在主持他们婚礼的时候,当然有一些是我自己的肺腑之言,真的很温暖。”

 

小鹿是我儿子,我已经带他参加真人秀了

 

虽然很珍惜跟家人相处的时间,但邓超斩钉截铁的表示不会带孩子参加真人秀,“不会,他们已经够有名了,哈哈。但不是说有没有名(的问题),就是我觉得每个人想法不一样,我觉得他们还小。对,其实我已经带我儿子,我带着小鹿已经参加真人秀了,鹿晗是我儿子,哈哈哈。那俩个就先算了,他们还小,等他们十八岁的时候。”

 

 

感谢找我拍电影和找我演电影的人


2016年,邓超个人作品累计票房遥遥领先于其他演员,谈到这强大的票房号召力,“没有没有,我不敢,我觉得是狗屎运,哈哈。感谢来找我拍电影的和演电影的人,我是一个,在这个艺术的海岸里,像一个如饥似渴的孩子,我也感性,但当然我也很理智。我觉得真的是大环境也非常好,可以让我进到那么多世界里面去。我觉得这是大家的努力,大家的帮助,缺一不可。

 

谈到接下来的电影计划,听起来超哥在新年仍然会十分忙碌,“17年我上半年要做一个非常大的尝试,马上开始要做身体上的一个训练,对,身体上的训练,和一位非常我敬仰的导演合作。会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


而导演作品也会在17年启动,仍然是一部喜剧,希望这部“三年级”作品,能带给大家惊喜。

 

(采访 / 文 顾北;剪辑 许晨阳)